刀途厄病苦

侧脸

      徐鑫一直很喜欢齐柏雪的侧脸,说不上轮廓有多么完美,但是看着就觉得很舒心。



       徐鑫最近总是很频繁地想起以前的事,遇到齐柏雪以前的和遇到齐柏雪以后的。前者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什么芥蒂,后者则总是会让他不自觉地微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“阿鑫最近不太正常。”齐柏雪拿刀咔嚓咔嚓切着菜,想着徐鑫最近几个星期以来异常愉快的好心情——虽然在一起之后他对自己的脾气好了很多,大事上两个人商量,小事几乎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了,“不过最近他好像特别迁就我。嗯,不太对,他不应该这么好脾气的。”齐柏雪把切好的菜堆到砧板的一边,一边拿食用油,一边略有犹疑地点点头,“既不是节日,小河又还有两个月才回来,那应该是要升职了吧。”可是为什么这么想完,好像觉得更诧异了呢?


     “咔哒”一声门关上的声音响起,齐柏雪忙放下碟子,擦了擦手就往玄关小跑过去,一边问着:“阿鑫你回来啦,累不累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累。昨天已经做了一部分,今天完成得早。”徐鑫接过拖鞋换上,一边脱下外套随意地扔在沙发上一边问,“今天吃什么?”齐柏雪踮起脚抬手理了理徐鑫微乱的刘海,轻声说:“嗯……今天有冬瓜炖排骨,凉拌海带,煎蛋……哎呀我菜还没盛好!”说完转身就“蹬蹬蹬”地往厨房跑,还不忘回头指挥徐鑫,“阿鑫去盛饭!”

       徐鑫笑了笑,跟着去厨房拿碗筷,起身看到齐柏雪放好了菜,慢慢地把袖子放下来,摆好椅子——他很喜欢这样的齐柏雪,从这个方向看过去,齐柏雪的侧脸蒙着一层窗外透进来的自然光,暖融融的,细看之下,齐柏雪的脸上还有些微的小茸毛,这让他看起来像一只柔软无害的小动物,“嗯,还很勤劳。”徐鑫抚了抚冒出些许胡渣的下巴,微笑着在心里补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“阿鑫,最近升职了吗?”齐柏雪扒了几口饭,有些含糊不清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徐鑫给齐柏雪夹了几筷子菜,有些摸不着头脑:“嗯?还没有,还得半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你这几天心情特别好。”齐柏雪扒拉了一下碗里的菜,抬头看着徐鑫,黑亮的眼睛在餐厅柔和的光线下显得特别温顺,“而且对我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徐鑫笑出声,伸手抹去齐柏雪嘴边的饭粒,故意逗他:“嗯?说得我以前对你不好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!你这人,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……”还未说完的话被落在脸颊的轻吻打断,柔和的触感让齐柏雪一下子有些发愣,脸也微微地热了。

       徐鑫看着他这呆呆的样子,心情颇好地给某只困扰的小动物解惑:“看着你我心情就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?”齐柏雪一下子回过神,脸更红了,“你只是偶尔出个差,其余的时候不是天天看,有什么好‘特别’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的侧脸很好看。”徐鑫看着他的脸颊瓷白中透着红,一下子觉得非常有吸引力,侧身凑到齐柏雪面前,看着他黑亮的双眸轻声说,“早就这么觉得了,但是最近越看心情越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齐柏雪看着徐鑫近在咫尺的面庞,像一只小仓鼠一样抬起了小小的爪子,慢慢地,慢慢地,捂住了越发滚烫的脸颊,然后伸腿,同样是慢慢地,慢慢地,踹了那个光笑不说话的人一脚。


       晚上睡觉的时候,齐柏雪心情异常地好,抱着徐鑫的胳膊扭来扭去,絮絮叨叨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徐鑫耐心地等齐柏雪把这兴奋劲儿发出来,另一只手在他的后背轻轻抚着,偶尔回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“阿鑫……嘻嘻阿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阿鑫喜欢我的侧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,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阿鑫你以后还会不会心情这么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会。跟你在一起,就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睡吧,乖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噢……呼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  徐鑫看着白亮的月光将齐柏雪的侧脸笼上一层皎洁的光晕,突然就笑起来,凑近已经睡着了的齐柏雪,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   夜阑人静。


http://box.zhangmen.baidu.com/m?word=mp3,,,[tears+in+my+eyes]&cat=0&gate=1&ct=134217728&tn=baidumt,tears+in+my+eyes++&si=tears+in+my+eyes;;cecile%20corbel;;0;;0&lm=-1&mtid=20&d=7&size=2516582&attr=0,0&titlekey=2559562581,397787978&mtype=1

评论
©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