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途厄病苦

无需言语,静观便可。

lesliemint:

《青蛇》

浮生恰似冰地水,日夜东流人不知。

模特 / 张熠

       手嶌葵 的单曲《さよならの夏 ~コクリコ坂から~ 》

       说起手嶌葵,我只听过她的两首歌。最初的是《地海战记》中的《テルーの呗》,那时候是初中,还不知道这部动画片是吉卜力的作品,只知道很像宫崎骏老先生的风格。那时候瑟鲁在草原上清唱着这首歌,当时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感受,只直白地说“好好听啊”。然而那时不太会使用互联网,实在找不到这首歌,只能凭借自己的印象自己唱自己录了下来——终究是遗憾了许多年。...


讷不成言,沉默以对。

残留的气息。

参加学校活动的图。


棠。

似乎在低诉。

好像情人间的蜜语。


【日绘达成】

【照着NERO的照片画的,当时看到的时候觉得颜色很舒服,干脆就用自己会的方法把这组照片画下来。】

羽衣。

【2013.03.28日绘】

29日调了一下,不知道比起昨天的如何,就当尝试了。


拥抱。

深色版的更有感觉……无意间扫出来的嘿嘿……

创造。

落英缤纷。

芙蓉。


说起来,关于达叔的芙蓉花精那一篇,不论几次看都觉得惊艳,而且有一种静静的美,虽然那样的美确实略有点灼眼,但是感觉就像达叔一样,静静地,不扰人地在漫漫时光中述说着什么——因此那偶尔的光芒让人眼前一亮;而且正因为是厚积薄发的美,才让人满心惊喜,观者仿佛成了不善表达的孩童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看,一遍又一遍地用最简单的话语表达自己的心情。

小动作

       徐鑫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与齐柏雪相像的动物——因为齐柏雪害羞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抬起两只小爪子捂住脸,还会踹人;被挠痒的时候会不怕痒地摊开身体,露出很舒服的表情,好像被梳理着毛发的一只猫;抚摸他的背部的时候,他一定要在自己怀里呆着才安心——总之实在说不好像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“唔,找不到就不找了。反正哪只小动物都没有我家的可爱。”徐鑫倒不纠结于这个小小的问题,放下倒好的牛奶的,去卧室叫人起床。...


侧脸

      徐鑫一直很喜欢齐柏雪的侧脸,说不上轮廓有多么完美,但是看着就觉得很舒心。


       徐鑫最近总是很频繁地想起以前的事,遇到齐柏雪以前的和遇到齐柏雪以后的。前者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什么芥蒂,后者则总是会让他不自觉地微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“阿鑫最近不太正常。”齐柏雪拿刀咔嚓咔嚓切着菜,想着徐鑫最近几个星期以来异常愉快的好心情——虽然在一起之后他对自己的脾气好了很多,...

微小说段子【2012-04-02】

Ⅰ.【人物来自道行清浅的《十年》】

       01.面前的小年轻红着一张脸闭了眼大吼:“佟医生我喜欢你!”佟西言跟条件反射似的回头看他师父,果然,握着茶杯的那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呢,佟西言突然有种莫名的预感——今天又不能睡足十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   02.“明明就没有……哎呀别动。”佟西言一边躲着刑墨雷锲而不舍的骚扰一边出声抗议,“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吃醋,丢不丢人啊。”刑墨雷笑着,带点恶作剧意味地在小徒弟耳边吐息:“怕把你给丢了,得看紧了。”...


微小说段子【2012-03-25】

       1.他就那样怔怔地看着那人因抵不过疲惫而睡去的面容,静静地坐着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站起身来,轻轻地给床上的人掖了掖被。

       2.“为什么你总是不说出来呢,一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;就连情绪也是不明显的。”他看着面前的人又低垂下头,终于忍不住动了气,但又舍不得发火,只得轻声说,“你不说,我怎么会知道呢。”“我怕……”过了很久,那人才涩声回应了一句,但是还不等他听清楚那人到底在怕什么,后面的话就消散在空气中了。

   ...

© | Powered by LOFTER